口碑炸裂的《我不是药神》,泪点背后是癌症病人的真实困境

时间:2018-07-06 10:43 作者:188体育娱乐生物 点击:

这两天,一部名为《我不是药神》的国产片刷爆了很多人的朋友圈,几乎一夜之间,身边的朋友都开始谈论这部电影,看过的无不称赞,没看过的纷纷准备买票。

影片围绕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下称慢粒白血病)患者寻求低价救命药展开,讲述主人公们在高价救命药与低价走私药、法理与人情、对与错之间的选择。

而事实也正是如此,疾病带来的灾难,不只是一个人的痛苦,而是整个家庭的灾难。

《我不是药神》戳中了很多人的生存痛点。谁能保证自己或家人一辈子不生病呢?

生老病死,是围绕所有人一生的永恒话题。《我不是药神》将镜头对准了在死亡边缘挣扎的白血病患者,他们的绝望无助。

看过电影后或许你会问,影片中的白血病,到底有多可怕?现实生活中,那些白血病患者怎样面对这些问题?

电影中所说的这种病,

究竟有多可怕?

电影里所描写的这种病症,就是背景真实事件中的,叫做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Chronic Granulocytic Leukemia, CGL)。

所谓粒细胞,是一种细胞质中包含颗粒体的白细胞,正常状态下,它会由补体调节蛋白调控,并由骨髓中的造血干细胞分化而成。但是,某些人体内的费城染色体(Philadelphia chromosome)会发现染色体易位现象:也就是九号染色体中长链的ABL基因,会与二十二号染色体上長链的BCR基因发生并列性易位,而产生一种新的融合基因(fusion gene)。

发生费城染色体易位之后,就会导致人体骨髓中的主要粒细胞从此不受控制地增长,并在血液中不断地积累,无限增生。这种粒细胞恶性增殖的疾病,也就是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

粒细胞恶性增殖

每年所有的白血病新患者中,约有 15% 为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患者。这种病症的发病演变分为慢性期,加速期与急变期。

在慢性期阶段中,患者通常没有什么明显的病症,只有在验血时,才会发现白细胞总量有偶然性的增多。如果没有进行治疗的话,疾病就会进入加速期。

在加速期阶段,患者的症状与表现与急性骨髓性白血病患者很相似。而且加速期非常重要,因为此时已经暗示疾病在持续恶化,并将向急变期转化。在加速期阶段中,药物治疗通常已经效果甚微了。从慢性期到加速期,一般患者可以渡过 3 到 5 年。

在我国白血病有四百万左右的患者,而每年更是以三到四万的速度增长,因病致穷,拖垮整个家庭的更是数不胜数。

《我不是药神》经典对白,道出了白血病患者最真实的境地:

“我吃了三年的药,吃掉了房子,吃垮了家人。”

电影中慢粒白血病患者,每年的用药就超过40万元,这对普通家庭意味着什么?“我吃了三年的药,吃掉了房子,吃垮了家人。”影片中这一句台词,是很多慢粒白血病患者的真实写照。

“我不想死,我想活着。”

“如果他结婚早点,说不定我还能当上爷爷。”

比得绝症更绝望的是,知道绝症有的治,却治不起。

“我又不是白血病 “你能保证永远不得病吗?”

“我又不是白血病人。”是电影主人公的一句气话。“你能保证永远不得病吗?”是患者对执法者的质问。慢粒白血病的发病机制是染色体异常造成,任何年龄段均有可能发病。没有人能保证永远不得病,所以,没有人能真正置身事外。

“台湾首富”郭台铭的弟弟,因白血病而去世,他悲痛万分。郭台铭曾公开表示,他已经在2年前体检时,就存储了干细胞,未来万一得了不应该得的病,可以自己救自己,不会像弟弟当年一样。他还因此呼吁大家每年要做健康检查,甚至储存自己健康时的干细胞,也非常看好干细胞未来的发展。

随着生物科技突飞猛进的发展,科研人员已经在自体干细胞领域逐步掌握了对开启人类健康大门的钥匙。

如果我们储存了健康的自体干细胞:当机体产生衰老或亚健康现象时,可以回输经过细胞因子激活的干细胞加以改善。

如果不幸我们自身发生了血液或者免疫性疾病,可以进行一个自救,而不用去赌那十万分之一的机会,当我们的亲人发生血液疾病时,亲缘基因半相合,也可以对我们的家人进行救助。

现在存下的自体干细胞等于是为自己未来的健康做了“备份”!

- END -

欲了解更多干细胞改善亚健康相关内容

请拨打188体育娱乐贵宾服务热线

4008921628

↓↓↓

(责任编辑:188体育娱乐生物)
?